[轉載]中國人看台灣的民主危機 – 旁觀台灣的「倒扁」運動

說真的,台灣目前的局勢真的是令人憂心忡忡啊
下面文章提到的事情不是不可能不會發生的,萬一台灣真的亂到非得中共接手處理的地步,那台灣2300萬人民有誰會甘願接受 (除了文章中提及的泛紅人士除外)?

台灣的民變似乎有一觸及發之勢,這時我真想問一句:「他X的!今天一堆人忍無可忍走上街頭想把陳水扁拉下台到底是誰逼的?是陳水扁本人?還是吳淑珍、趙建銘?亦或是邱毅、施明德之流?喔!忘了還有一堆他X的媒體在後面推波助瀾也有可能是這起運動的主要推手?」

暗!沒關係啦!反正台灣人自己先把政局搞爛然後再等著中共過來收抬吧…

唉~希望這只是杞人憂天,以上有諸多不雅之詞還請各位多多見諒。

現在就來看本文吧…

 

文章來源: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63472

王策2006/09/02

 一、引言

近日來,以國民黨立委邱毅爆料第一家庭的弊案為前導,繼而由民進黨前主席施明的發起的百萬人倒扁運動,正在臺灣島內如火如荼的展開,運動集資已超過一億新臺幣,在總統府前全天候的靜坐示威,正在密鑼緊鼓的準備之中。施明德發出「不是扁倒、就是我亡」的決鬥誓言。在臺灣一場關係其命運前途的政治大戲正在開鑼上演。

臺灣各界人士和民眾在反貪腐、要廉政的口號鼓舞下,也正滿懷激情地投入這場倒扁運動之中,以為只要把陳水扁轟下臺,臺灣人就有好日子過了。正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被這種熱情驅動的人,可能已經看不到這一倒扁運動由來的政治背景、它的真正的目的,以及它可能對臺灣造成的嚴重危害。作為旁觀者,本人願就自己的一孔之見,談談對此運動的看法,以供各界參考。

二、「百萬人倒扁」運動由來的政治背景

2000年陳水扁代表民進黨贏得了總統大選,臺灣實現了在民主制度下的政黨輪替,陳水扁因此成為下野的國民黨的死敵;同時,陳水扁也取代了李登輝,成為對岸中共政權的頭號敵人,從而也就成了國、共兩黨的共同敵人。

2004年陳水扁當選連任,再次使國、親兩黨聯手的泛藍聯盟遭到失敗。更由於319槍擊案的紛爭,使雙方結仇更深。2005年4月以後,國、親兩黨主席相繼訪問大陸,公開提出「聯共制台獨」的戰略方針,從此泛藍和泛紅兩大勢力形成結盟,「倒扁」則成為雙方共同的政治目標。

隨著藍、紅的公開結盟往來,擅長統戰的中共已更積極地在臺灣的政界、媒體界、商界、文教界等各階層進行發展拉攏,形成大批的同情者、利益相關者和代理人。他們已全面介入臺灣的政治、經濟、社會等各方面的運作,特別是新聞媒體、輿論陣地更是大片泛紅。他們在這次倒扁運動中已充分發揮其台前幕後的作用。

今年的2月27日,陳水扁宣佈終止國統綱領。這一被大陸視為台獨的敏感舉措,立即引起了國、共兩黨的強烈反彈。4月份在大陸召開了國、共經貿論壇,兩黨再作協商。估計中共當局這時已不能容忍陳水扁在總統職位上繼續幹下去,所以,決定啟動「柔性斬首」計畫,拉他下馬。

在此期間,中共的政治、軍事評論員馬鼎盛在電視節目上公開鼓吹對臺灣進行「斬首」行動。他的理由是「萬家哭不如一家哭」,幹掉陳水扁一家是最好的反制台獨的辦法。馬鼎盛的言論正是反映出中共當局對台鬥爭的策略選擇。

就在這種政治背景下,國民黨立委邱毅緊扣第一家庭的弊案發起密集的爆料。他在4月份爆料「SOGO」案, 5月份爆料「台開案」, 7月份爆料「國務機要費」案,8月份爆料「秘密帳戶」案。在此期間,邱毅還數度往返北京,收集資料。其中奧秘,不難想像。

隨著弊案的揭開,泛藍提出總統罷免案。此案因6月27日在立法院表決未能過關而告失敗。接著在8月9日,施明德在去了一趟泰國,會見了興趣相關人士回來之後,即發表倒扁宣言,從而揭開了我們前面所寫的「百萬人倒扁」這戲劇性的一幕。

由此可見,臺灣的倒扁運動不是簡單的弊案問題。不是由於弊案的揭發而造成倒扁,而是一場以倒扁為目的,以揭弊為手段的政治鬥爭。這是事先定下打倒某某的目標,然後羅織罪名,將之鬥臭鬥垮,不達目的,絕不甘休的,死纏蠻打的政治鬥爭超限戰的典型表現。認識到這一真正的因果關係,我們就可以知道倒扁的實質性關鍵不在弊案,而在於藍、綠雙方爭奪執政權問題,以及兩岸關係問題。

這次的倒扁運動,是紅、藍聯手,在反貪腐的煙幕之下所進行的一場有計劃、有步驟的顛覆臺灣現政權的戰略行動。其目的就國民黨而言,就是要鬥垮民進黨,為2008的奪回執政權開路;就共產黨而言,就是要阻止陳水扁政府有進一步的台獨舉措,打垮民進黨,挾制泛藍,培植泛紅,進而達到統一臺灣的目的。成千上萬亢奮的臺灣民眾如果只是出於反貪腐的義憤,而隨著他們起舞,其後果則是非常危險的。

三、「倒扁」運動可能產生的嚴重後果

一種可能是,倒扁的大規模集會造成雙方群眾之對抗,出現暴動流血事件;進而出現藍、綠、紅各色混雜的「顏色革命」;混亂中民眾圍攻、佔領總統府,迫使總統出走,三軍失去統帥,中樞領導癱瘓。在這種情況下,即由臺灣主張統一的泛紅政治團體出面,要求中國政府出兵平亂,維持秩序。於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以應臺灣人民之邀請為藉口,援用去年出臺的「反國家分裂法」為法律根據,出兵臺灣。隨即出現對臺灣閃電式的戰略轟炸,癱瘓臺灣的防禦能力,大批的空降兵空投臺北,「解放臺灣」之戰爭正式開打。

從目前看來,中國對台動武可能正是一個時機。美國眼前正身陷伊拉克戰爭的泥沼,又被伊朗、朝鮮等國的導彈試射、發展核武等問題所困擾,很難在混亂的局勢中對台海戰爭作出迅速而全面地介入,稍一遲疑,中國即可出手造成既成事實。

另外,目前離北京主辦奧運還有兩年時間。中國可能自信在兩年時間內可以擺平被佔領的臺灣局面,2008年仍可如期舉辦奧運,不會受影響。如果把解決臺灣問題推遲到2008年之後,則陳水扁可能在這兩年期間內推動公投制憲,實現臺灣的法理台獨,使問題更為複雜難辦。

目前,國內高調出版《江澤民文選》,宣揚江的「文攻武備」,兩手都要硬,和做好以軍事手段解決臺灣問題的論調。近日又逮捕著名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加強打壓國內的維權運動。香港民主黨副主席何俊仁也遭不明身分者毆打威脅。種種跡象表明,中共似乎已在做「攘外必先安內」安排。這不禁令人想起鄧小平當年出兵越南時逮捕魏京生,鎮壓西單民主牆的作為。看來中共內部目前已就某一重大決策達成一致的意見,並做出相應的佈局。這一決策可能就是因應目前臺灣島內的政治局勢,做好對突發事件的回應,包括出兵的準備。

中共當局對這次臺灣的倒扁運動一反常態,出奇地保持冷靜,不但不動聲色,還竭力撇清。這可能就是貓兒撲鼠之前那種凝神靜視、蓄勢待發吧。臺灣很可能要在今年的9、10月份出大事。如果這種可能性變成現實,則臺灣的民主憲政就要被中共的武力所葬送。

另一種可能是,迫於強大的壓力,陳水扁宣佈辭去總統職位,自動下臺。一旦這種情況發生,民進黨則兵敗如山倒,牆倒眾人推。遭此重創的民進黨在繼之而來的北、高二市的選舉中必定跟著大敗。繼任的呂秀蓮作為弱勢總統既不能領導政府正常運作,又不能凝聚團結民進黨重新出發。民進黨必然隨之分裂,其整體力量遭到削弱,走向泡沫化,從而造就國民黨一黨獨大的局面。

2008年國民黨乘勝出擊,贏得總統大選,重新執政。國民黨由於「聯共制台獨」路線的成功,擊潰了泛綠,奪回執政權,即使不是作為回報,但在泛紅的壓力下,亦必將向「一國兩制」的統一方向傾斜,最終使臺灣淪為香港第二。到時候兔死狗烹,泛藍也將遭到中央政府的拋棄而成為花瓶黨。中共將扶植泛紅的人士出任「臺灣特首」,臺灣的民主制度名存實亡,終於被中共以和平的方式顛覆。

如果出現以上任何一種情況,不管是武的還是文的,臺灣的民主制度都不可能繼續存在。

四、如何化解目前的危機

目前,臺灣應立即停止大規模的街頭群眾運動,回歸正常的民主憲政規則,以憲法相關的條例來決定總統的去留。

根據民主制度的設計,制衡、改換政府的領導人的辦法有罷免、彈劾、倒閣和任滿到期等法律機制。民主政治的定期選舉,是最後的,也是最根本的改換領導人的機制。在其他方法都失效的情況下,任滿下臺,不再選他,就是最根本的保證。民主制度和專制制度的根本區別也就在這?堙C在專制制度下,領導人可以無限期的做下去。人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只有革命的方式來推翻他,這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在民主制度下,任滿到期的限制使他無法永遠做下去,這就是制度的保證,民主的可貴。

如果有了民主制度,仍然還要發起街頭運動來「轟」總統下臺,那還要民主制度幹什麼?當年何必要花那麼大的力氣去爭取民主呢?既然已經爭得民主,為什麼還要廢棄制度,走街頭的「捷徑」?如果開此先例,下次的泛綠也可以提早轟泛藍下臺,那麼,這社會還有什麼法治可言?民主制度的運作是建立在法制的絕對權威上的。只有雙方絕對尊重法規,民主的遊戲才能玩下去,這就是為什麼民主政治離不開「法治」。

所以,目前如果還要對陳水扁有所作為的話,仍然可以動用制度內的彈劾、倒閣等程式。同時也可以推動修改憲法有關的條文,降低對諸如罷免、彈劾等程式的門檻,以利於更有效的運作。

當然,最根本的化解辦法還是雙方都冷靜下來,停止這場惡鬥。要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雙方都要給對方留點餘地,以保持一定的均勢。不可搞趕盡殺絕、魚死網破。要認識到,有時候如果把對方殺絕了,自己也就不存在了。雙方目前首要的任務就是要使臺灣好不容易得來的民主制度能長期運行下去,要護盤,不要砸盤。這才是臺灣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

美國的政治學者杭廷頓在他的《轉變中社會的政治秩序》一書中說:「完全無社會衝突,政治制度便成為多餘的;完全無社會和諧,政治制度便無從建立。」臺灣的藍、綠雙方要好好思考如何在衝突與和諧之間找到平衡點,努力發展成為像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這樣「向心式」的兩黨制,而非目前這種鬥得你死我活的「離心式」的兩黨制。只有這樣,臺灣社會才能成為成熟的、長治久安的民主社會。

從政策層面來說,臺灣目前要穩住社會政治局面,應停止有進一步急獨的動作,以緩解大陸急統的壓力。在經貿、旅遊方面可以更加開放,與大陸展開真正良性互利的溝通。要努力引導促進中國大陸向民主政治轉化,從而在民主和平的條件下共同協商解決兩岸的關係問題,以取得雙贏。

在大陸方面,也要給臺灣留有一定的國際活動空間,不要一味打壓,逼人家急獨;而且一定要克制自己對臺灣進行軍事冒險的衝動。要認識到臺灣問題需要時間來解決。臺灣即使獨立了,將來也還有機會再統一,但千千萬萬的同胞打死了就不能復活;戰爭造成的創傷,世世代代,難以撫平!大陸目前最重要的是首先進行自身的民主政治建設,為統一創造條件。像歐洲有那麼多的獨立的國家,現在都在民主政治的框架下結成歐盟統一體,難道同文同種的兩岸同胞將來就不能和平地坐下來解決自己的關係問題?

五、結語

本人雖然來自大陸,但亦曾兩度訪問寶島臺灣。首次是在1996年赴台參觀第一次總統直選,親眼見證了民主政治在臺灣的最初實踐。再次是在今年4月訪台,參加人權系列講座,並和大陸的數名民運人士一起,蒙陳水扁總統撥冗接見。席間陳水扁表達了對大陸民主人權狀況的支持與關注,令人深為感激。

兩度訪台,給我留下良好的印象,也使我對臺灣也像對家鄉大陸一樣,有著深切的關懷。實希望兩岸人民終能同登民主之域,共建自由的家園。

但是,反觀大陸,漫漫的專制長夜尚未有盡期,而臺灣民主的幼芽又面臨摧折之危險,四顧茫然,憂心似搗,夜闌不寐,起而草此小文,望世人有以警醒!(2006年8月31日於馬德里,本文由「民主亞洲基金會」的民主論壇首發)

 

王策小檔案

王策(本名王左峰)浙江溫州人。
廣州中山大學哲學碩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文學碩士;夏威夷大學政治學博士。
現任民聯陣-自民黨主席和中國基督民主同盟主席。
1998年從西班牙潛返中國為政治改革上書,11月2日被中共逮捕。
著有《中國重生之路──基督民主主義與中國文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